可爱和魔力有限的马刺文化:当他们失去这个人,这一切就都不在了

发布于:2020-06-23 分类:B泰生活   

上一次,马刺在完整的82场例行赛中,拿不到50胜的时候,比尔柯林顿还是美国总统。《英国病人》这部电影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铁达尼号》《变脸》《不羁夜》还有《心灵捕手》都在那一年的后来的时间登陆了各大院线。Ken Griffey, Jr. (译者注:Ken Griffey, Jr为MLB棒球运动员)在进行春季训练,正在为他得到MVP的赛季做着準备,并且準备在全垒打数上领先全棒球联盟。3月29日这个星期,美国最火的五首歌是:

1. “Can’t Nobody Hold Me Down” (Puff Daddy and Mase); 2. “Wannabe” (Spice Girls); 3. “Foolish Games” (Jewel); 4. “In My Bed” (Dru Hill); 5. “Un-break My Heart” (Toni Braxton).

可爱和魔力有限的马刺文化:当他们失去这个人,这一切就都不在了

如果说这样随机的给你怀旧一下,还不能说明马刺的这波操作有多幺的荒诞天马行空,也许现在的环境能给你更好的解释。马刺会已经连续20个赛季,赢下50场比赛了。而他们在週二面对的巫师队,已经39年没有得到过一次50胜了。

当然了,马刺这个赛季的持续这种数据就有点苦中作乐。马刺在这个週二输给了巫师。Gregg Popovich在第三节中段就缴械投降了。在这个时候,巫师领先20分,并且LaMarcus Aldridge因为膝盖伤势一瘸一拐。他的膝盖MRI检测结果会在週三出来。这次的伤病大概预示着50胜的记录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面终结。

对于马刺来说,这是有些现象不平常的一年。奇怪,因为他们几乎用了一个赛季等待Kawhi Leonard的回归,但现在他还是作壁上观。怪异,因为就在一个月前Popovich直接和Leonard隔空喊话,当他昭告世界,他的球队球星的时间不多了。疑惑,因为我们一直看到报导说,他们内部失衡,有一些球员说这些都是假新闻。但是Tony Parker最近指出,他的腿伤比Leonard的要严重一百倍。离奇,因为即使在球队红色境界的情况下,就是真的是所有事情都变得糟糕,马刺依然可以在这个赛季存活,并且打进季后赛。

和过去的20年对比一下,今年的马刺就像是一艘幽灵船。Dejounte Murray在在1997年的3月,才6个月大,现在他成为了球队先发控卫。Kyle Anderson在先发大前锋的时候场均7.9分,Davis Bertans在这一年成为了一个有威胁的球员。在这个赛季很多时候,马刺在得分上仰仗,Brandon Paul,Bryn Forbes,还有在二月对上金块的一个晚上,甚至Joffrey Lauvergne都成了球队救星。在週二比赛之前,Popovich被问到他这个赛季最享受什幺。他说「就是看着很多人得到了他们没有得到过的上场机会,看他们如何在场上反应,他们怎幺成长,这很有趣。」

可爱和魔力有限的马刺文化:当他们失去这个人,这一切就都不在了

如果Leonard能回来,大概每个人都会有更多的欢乐。对于他还坐着看比赛的原因,大家还是众说纷纭。有些人说,Leonard和球队之间的已经没有瓜葛,还有很多人觉得这个赛季失调,只是在明年或者后年分手的前奏。还有人认为,Leonard在特别小心的考虑,这个夏天理论上在等待他的超级顶薪合约。并且还有一堆人说Leonard知道自己的身体痊癒的样子,他现在还没有100%恢复好去打球。也许事实就是这幺简单。但是,再说一次,这也是马刺。他们不会迫使任何球员急于复出,并且肯定不会公开催促。

马刺文化里面的一些神话会被消耗殆尽。我们只能用许多老掉牙的方式来说他们的多样性和无私,打球方式的正确性。但是这不是炒作,或者吹捧。马刺确实在国际球员挖掘算得上先锋级别。在他们之前,没有人给球星轮休。他们在球员培养上做的十分完美。他们採用的球员进攻流动体系,能最优化场上的每个球员,并且这转化成了这个年代最佳球队的蓝图。我们能看得到的,马刺多样的创新还有在强点重点的不同,在2000年中间的5-6年他们是靠防守得到了这样的操作,而他们这二十年我们亲眼看到了球队风格的变化。

对于他的部分,Popovich还是球队的招牌。在输球以后,他被问到连续50胜的时候,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蔑视。「这些事都不重要。这挺帅的,因为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做到了这样的事情。这应该奖励点什幺?一杯咖啡?」在这场比赛之前,他大概花了5分钟去说真诚的提出相反观点的重要性。星期天之后,当他提供了具有个人特色的话去支持美国大学生在华盛顿举行的枪枝管制游行, 并且又一次听起来就像是美国最有理有据让人信服的公众人物之一。週一在华盛顿,他带着马刺去看了最高法庭,并且见到了大法官Roberts,还有法官Sonia Sotomayor。这所有的都是马刺文化的一部分,也是人们对此钦佩的原因。

在场上,Aldridge是这一年球队所有事情运行的基础。在Aldridge在夏天要求被交易以后,Popovich在今年早些时候承认,他原来执教Aldridge的方式是错误的,在这个赛季已经解决好了很多。波波在上週二说「Aldridge曾经可能让我感觉最舒适这一年。他成了我们的领袖。他在攻防两端都发挥着领袖作用,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之下。我们有很多人不能上场。他做的十分优秀。」在这种不成功便成仁的拉锯战中。在三月,Aldridge场均得到27.9分,并且命中率53%的同时场均抓下9.2个篮板。

所以,这就是这个世界看起来像,马刺接近死亡了。波波对美国破碎的政府痛骂,并且同时一直寻找使用Kyle Anderson和Dejounte Murray天赋的说明书。Aldridge在尝试carry全队到最后,并且在终结的水平上达到了NBA最佳阵容的赛季,还打出了一个临近名人堂的表现,但是好像没人注意。「妖刀」和Parker还是每场打20分钟。制服组还是依然挖掘那些难以置信的高输出角色球员,去填补这个赛季的轮换阵容,然后,马刺看起来还是在季后赛行列。所有的事情都很奇怪,很马刺。这艘鬼船拒绝沉底。

但是,如果Leonard不能回来的话,所有事情都不重要。事实上,如果Aldridge遭遇了严重伤病,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就没意义了。并且,如果有人在这个赛季的马刺身上想要得到更广泛的教训,那幺这两个人的故事就说明了。

可爱和魔力有限的马刺文化:当他们失去这个人,这一切就都不在了

我们很多时候讨论马刺如此不同是为什幺,还有他们怎幺做到如此卓越,有时候忽略了他们和其他伟大球队是多幺的相似。对于所有Popovich纪律影响的讚美,还有咖啡和冷榨果汁,依然还是很基础的存在于NBA联盟当中。在NBA中球星是第一位,并且对于马刺来说球星是一切。这支球队曾经永远的那幺优秀,不是因为波波,而是因为Tim Duncan,他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球员之一。当年复一年,在这样一个篮球进化的时代,这一切还运转良好是因为「石佛」把所有教练想要的一切都打出来了。同样的还有Manu Ginobili,Tony Parker,最后是Leonard。

今年,马刺还没有倒下,不是因为球的运转还有水平高超的轮转球员,还有有些像银河广阔无边的波波头脑启蒙运动。而最主要的是因为Aldridge在去年夏天回到了队中,并且今年都打的像个超级球星。Popovich对于现在团队最好的执教操作就是,在夏天修补了大家之间的关係。在面对一些弱旅球队的时候,Aldridge已经最够好,让他们不会输掉这些比赛,并且在面对强敌时候,给了球队一些希望去赢下比赛。但是,即使马刺带着很马刺的方式在这个赛季装死,为此事我们也很难感到开心。

每个人都能看出来马刺的未来在深深地不确定当中,除非Leonard做了像Aldridge在去年夏天那样的决定。如果目标是争冠的话,剩下的阵容不是太老,就是太年轻,还有的就是没有证明过自我。也许Leonard会在这个春天的晚些时候归来,也许不会。也许这真的关于伤病,并且他的缺席从来没有关于,是否他想要放眼未来。无论是那种,马刺的赛季50胜的操作,都开始于他们找到一个统治年代的巨星。当他们失去了这个人,这一切就都不在了。


正文到此结束.